共醉流芳独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all🐏👌


🦋🔧🔒

微博@我和我的太极一刻也不能分离
存档微博@留在车底取暖_
 

最近好萎(准确的说是从寒假手机被偷开始

想搞黄色但力不从心


查看全文

我活过来了!查重终于过了!


查看全文

The Man Who Knew

捞一萧老师这篇


萧山令:


“接下来我要讲述我的挚友,钢铁侠的事迹,非常期待各位的提问。”
Stephen清清嗓子,瞄一眼手里的Stark Pad,屏幕上显示他的讲稿。那台设备的款式早已停产,打字倒还流畅。他列出一串可能的提问,再依次编写答案如读书时复习备考。他尚不明白Tony Stark如何只身面对记者,永远有话要讲,永远有迹可循。现在明白过来也未免太晚,于是他又一次自学成才。

(您和钢铁侠初次合作是否愉快?我们听闻Stark是个极度自我中心的人,他机智却固执,强大而无法融入团队。)
“不得不说那是个仓促而充满小摩擦的初遇。”他试图让自己的语气诙谐,原因不明。“很遗憾,我打扰了他晨练后的悠闲时光。我们在二十分钟内斗嘴数次,直到火烧眉毛才开始协力磨合。然而我不得不纠正您的看法.....
“他救了我一命,我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起信任。要我来讲,他思虑过甚、嘴硬心软,最大的缺点是迎敌时永远不顾自身安危。在我推演的一千多万种未来里,他一次都没退缩过。”
大概五百次循环后我们开始互相挡刀,严重拉低战斗效率。我看到,在一架虚拟的天平上,他哐当一声压沉一头,凭依血肉而非金属。我在闪躲的空当意识到Tony Stark对自己而言是灾难,而最灾难莫过于......
大脑知道所有发生过的,而声带和舌头将其重新塑形。Stephen倒出回忆如倾倒冰箱中过期存货,他最终变成冷室上层的矿泉水,腹中气泡凝冻,所有抖落不出的内容反讽瓶口。
所谓魔法,根本是将叙事加诸现实之上。叙述是对终极权力的掌握,他是个中翘楚。然而对镜背稿时,Stephen无力阻止魔法失灵。他要讲述的有一整部史诗篇幅,出口却永远是一万句中选最苍白一句。有枷锁落在他喉头,扼死某些不可说。

(请问您具体看到了怎样的未来?)
噢,未来。
是时候解释何为灾难:我和Tony Stark在一千多万种未来里当了八百三十七万次爱人。这概率如此之高,几近于魔法副作用。我们在斗篷底下十指紧扣,不知道其他人看见了没有,我猜大概有那么几次是看见的。我们在废墟上架着对方的肩膀,我用魔法治愈他的伤口,他一边嘴硬喊着江湖郎中一边伸开手臂,而我的手抖得原因不明;然后我亲吻他,他尝起来像金属、凝血和扬尘,像一切不适合亲吻的物质,但碰到他时我的手终于不再颤抖。我们躺在圣所的床上裹着同一张毯子,那晚有好月亮,正嵌在天顶圆窗中央,亮堂得使人失眠。Tony为还未到来的决战忧思,发现我也醒着时却开始吃吃发笑。
在生死关头搞起私情,医生,这真令人不齿。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回答,有时候我才是两人中更厚脸皮的那个。一点小插曲并不会使我们丢掉超级英雄的位子。
是,是。Tony翻过身去,于是我看不见自己浮在他眼底的影子,只听得到声音:谁都别想让我从这一行提前退休。
除了一种可能,而我们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我要争分夺秒、恬不知耻,并再次吻了他。
之后我又一次失去了他,共计八百三十七万次。

Stephen看了一眼屏幕。
“十分惨烈。我竭力将结果导向胜利,然而无数次失去挚友。经过全部推演后我终于醒悟,钢铁侠存活才是胜利的关键……于是我转去寻找一切保全他的可能性。还好,我发现了唯一的出路。过程艰辛、损失惨重,最后终究是赢了。
“之后的故事不必我多说。婚礼葬礼,各就各位。市民安宁,昔日战友或投身研究或成家安顿。他们先后入土,而我因魔法加护的额外寿命,有幸继续保存这段历史。”
他觉得够了,他凭未来视经历了凡人无以想象的浪漫、壮绝、回肠荡气,经历刀口舔蜜、坟前祝酒,该放钢铁侠一条家庭美满、寿终正寝的生路。Stephen知道他们捆绑在一起将不得好死,而他要做的就是阻止这一切发生。在这千万里挑一的故事中,Tony不会和他惊心动魄、不会提及永远和长生不老,偶尔和别人谈起家庭晚餐,谈起一个婴儿。他饱经磨难而对平凡毫无准备,只知道长大的婴儿会仰望星星,而不是扛起坠落的星星。他守着婴儿出生、长大、离开、回家看望,也许会为他借用Stephen的中间名。
万幸Stephen从唯一的胜利中看见了以上全部,而他没有讲出任何细节,好像最无趣的日常是最了不得的天机。于是他只是看着Tony,只是看着,时间长到足以数出对方鬓角偷跑的白发,并为自己口风之严感到久违的自负。唯一的疏忽,是他消失前情难自禁,脱口而出的人称从Stark变为Tony。
碎裂飘散前最后一秒,他用来祈祷对方一无所知。

“而这拼死赢得的未来,便是当下各位所见。假使曾经的战斗给了我提出要求的资格,那么我请求各位,铭记它,并铭记Tony Stark。他走完自己的一生后,作为英雄下葬,我希望他的名字也能不被误读地存于未来。不要忘记他的孤勇、真挚和面对强敌的以死相抵,我请求你们永远将他写作英雄。”

“我将永远怀念Tony Stark。”Stephen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眼眶泛红恰到好处。讲稿背熟,他坚信最尖端的测谎仪也无法对自己的发言指摘半分,他的哀痛淋漓而真实,比真实更真。唯一不可解的是悲痛本身,他是经历过很多死亡的,假使超越时间,必须习惯死亡接踵而至如翻书:亲人、导师、战友……何况他在推演中见过千万次,一轮覆灭落到他眼里,应该只像流水刚好够润湿地面然后蒸干。有人留下来岂非好事:即使Tony被遗忘,被错论,也总有一个人会记得全部的真实,讲述到千秋万岁。存活者是他人生命的续写,记忆是历史的未亡人。
但是,Stephen自问,但是为何偏留下我,让我独自在回忆里为怨难胜?他对凡人感到嫉妒,后者从不知晓,和Tony以同样的速率衰老、在同一日下葬是何等的特权。镜子中他已不再年轻,却也难以继续变老。很久以前他的鬓角就已灰白,而白发似乎再不能往别处蔓延一分。眼下他失眠规律,噩梦频率稳定,各大器官疾患皆在预料之中,尚不足以与Tony黄泉相见。他重新整理仪容,格外用心,因不会有伴同去,更不会有人一起归来。
倘若现在动身,无突发危机他将提前二十分钟到场。Stephen已经忘了几十年前是什么搭救了自己,并记不得从何时顿感低落,却不为老之将至。还好他记得讲稿里每一处细节,该讲的句子里所有停顿,和不该讲的、只有他知道的一座水下冰山:Stephen一向长于保密。他一并忘了全球变暖是多久前的流行词汇,只知道那座冰山年年扩张向外海,压在心上。于是他走向大门,将Stark Pad放回沙发上。不知他怎么保养的,电子产品自入手至今未曾送修,却一直没坏过,一次都没有。

Fin.

查看全文

悠闲的君少:

原曲:《拂雪》歌手:不才
已授权,画了快一个月,总算结束了,第一次画漫画,真的是困难重重,表现能力比较渣,大家凑过看。接下来的时间我要闭关了,静心学习。

游历!扬州

舍友:从扬州站出来的时候仿佛听见成就完成那个咚得盖戳声……

【奇异铁/杜铁/杜奇铁】红白玫瑰

狗血前世今生注意!借用了点斗界和anad的设定。

Tony的葬礼上,Stephen看见了Doom。Doom示意Stephen跟他去看些东西。

在上一世,Stephen与Tony青梅竹马长大,分别在领主Doom手下作为治安官与谋士。Doom以Stephen威胁Tony做他的弄臣,以Tony换取Stephen的忠诚。Stephen与Tony在暗中相会谋反,杜出于愤怒处死了Stephen。

再一世Doom作为毁灭博士,先行囚禁了Tony。Tony逃脱时能量耗尽落入了圣所,被Stephen收留了。但早在Stephen还是医生时,他就对Tony抱有好感。Stephen能阻止Doom对Tony的纠缠,却无法阻止内战的发生。Tony在内战中重伤陷入无法醒来的昏迷,复仇者们为他举行了葬礼。

葬礼过后,Tony在绝境病毒的重启下醒来……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灭霸→奇铁/乌木喉→奇铁】Mess

非常混乱邪恶注意!给同名文做的后续。

灭霸目睹了铁丢核弹捣乱他计划,派乌木喉去抓奇铁两人来。

乌木喉抓到后想吃个新鲜(???)对奇铁施以不轨行为,但疏忽大意让俩人破坏飞船逃走了。

然而,飞船被迫降落在泰坦星……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9364479/

查看全文

放个预告 争取赶跨年时候发出来

包含cp非常混乱邪恶(大概就是和mess里面差不多???)

cp没准备无料所以只能还见面的小伙伴个gif了

假装是P2里的ANAD形象

(大图注意)

P1像在被口
P2像刚刚被lun完……

(只能靠污来转移注意力了
(只要我YY得够快,正剧的大刀就砍不到我……

Remarkable Affair - Fe

一晚上的摸鱼产物,【有肉渣】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奇异铁】Strange Technique / 奇技淫巧 4 [魔法play五题]

警告:本系列玩法黄爆,涉及【dirty talk】【伪强迫】【伪黑化】【伪路人轮奸】等,可能引起不适,但一切都是两人夫夫情趣play而已。

单纯觉得外表正经禁欲的老法师关起门玩各种play闷骚得不要脸不要皮、在外日天日地的总裁进屋被调教得服服贴贴骑上来还自己动这种反差萌很好吃。

没有beta,如果可以我想拥有一个...

直接走外链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01320302499847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脑了一个特别混邪的巫师奇x恶魔铁的设定,下拉一定谨慎……

有点中世纪AU,巫师是靠着人们的信奉来维持魔力,来保护世界的。可是随着人们越来越不相信,甚至有些新派人民开始散布巫师是邪恶的这种观点。终于有一天国王听信谗言下令驱逐所有巫师,抓住的要烧死。巫师们不得不隐姓埋名藏起来。但魔法的力量在逐渐减弱,不足以维持巫师们对抗其他纬度的侵入。于是巫师们开始寻找其他力量来源,比如和恶魔谈条件。
恶魔是一种来自其他纬度的魔法生物,有的暴虐(会入侵其他纬度搞破坏的那种),有的比较温和只是想获取一些他们纬度没有的东西,还有一些是被自己的纬度放逐的。但是这些都是有代价的,所以巫师们要驱赶大多数恶魔或者把它们抓起来。

隐姓埋名伪装成大夫的巫师奇有一天接待了一个奇怪的患者铁,然后他发现铁不是人类,是个恶魔,还是个淫魔。他把铁控制了起来,然后阴差阳错地发现淫魔是种挺神奇的恶魔,他们很容易被快感操控,你把他们操开了之后他们还会泄漏魔力供巫师吸取。
然后铁就被奇圈养了起来,他庇护铁调教铁然后源源不断从铁身体里吸取魔力。换成人话就是把铁调教得敏感到一碰就抖抖抖,操一操就高潮得魔力四泄。
但是奇就发现铁哪里不对劲,有点心灰意冷那种感觉。然后有一天就用手段逼迫他说出来了,原来他是在自己的纬度里党争失败被撵出来了!内战,他认为没必要靠其他纬度的资源,靠自己纬度的科技就行了,但是反对派觉得就应该去入侵别的纬度。

后面就是保护这个纬度的事了。
还可以掺杂点内患作为调剂,比如奇被抓住了要烧死,柴堆点了火了铁突然出现,翅膀包住他们然后闪现消失了。
奇被烧死前想的是铁,然后发现完蛋了自己爱上那个魔鬼了;没想到铁也爱上他还逃出了奇家里,去把奇救出来了;然后奇才知道铁早有办法逃出困住他的结界了,不过一直没走。
两人表露心声,永结同心。从此日日笙歌,奇成了至尊法师(???)。

查看全文